<form id="1v3f1"><nobr id="1v3f1"></nobr></form>
          <address id="1v3f1"><th id="1v3f1"><progress id="1v3f1"></progress></th></address>

            <noframes id="1v3f1"><address id="1v3f1"><nobr id="1v3f1"></nobr></address>
            <address id="1v3f1"><form id="1v3f1"><nobr id="1v3f1"></nobr></form></address>

            <form id="1v3f1"></form>
               
              全國服務熱線:
              0512-58451188
              OPEC救了船廠?油價大跌導致洗滌塔經濟性遭質疑
              來源:國際船舶網 | 作者:jspeks | 發布時間: 1460天前 | 1347 次瀏覽 | 分享到:

              英國勞氏日報近日報道稱,全球洗滌器市場的美好前景,正在被OPEC和俄羅斯打破...

              由于油價大跌,低硫油和高硫油價差急劇縮小,使得安裝洗滌塔的經濟性受到了質疑...

              根據全球最大的加油港——新加坡港的加油數據顯示,高硫油HSFO和低硫油LSFO和價格差,在今年年初時達到285美元;而在3月初時,下降為139美元;并且由于OPEC爆發價格戰,兩者價差進一步縮小——

              上周新加坡港VLSFO的價格為347美元/噸,而3.5%高硫380CST的價格則為227.50美元/噸,價差下降到了119.50美元。

              這是兩者價差的一個新低點。

              這,也讓全球的洗滌塔安裝熱情冷卻了下來。

              當然,也在很大程度上緩解了中日韓船廠來自國際船東索要洗滌塔安裝訂單的巨大壓力。

              當時由于高低硫油價差不斷高企,國際船東心急如焚地等待在船廠安裝的洗滌塔訂單趕快交付。

              由于疫情的爆發,最初中國船廠面臨巨大的交付訂單壓力,而隨著疫情的蔓延,中日韓船廠均受影響,訂單延遲成為“鐵三角”面臨的共同難題。

              ............

              而現在,國際油價大跌了,低硫油、高硫油價差縮小了,安裝洗滌塔投資回報期延長了,國際船東向船廠索要洗滌塔安裝船的急迫性減弱了...

              如果高、低硫油價差縮小持續6個月以上,船東安裝洗滌塔將是錯誤的選擇?

              一位干散貨船東說:“如果當前低硫燃油與高硫燃油的價差縮小持續六個月或更長時間,那么船東投資洗滌塔將被證明是錯誤的選擇?!?

              他建議船東,在這個關鍵時期,應當觀望行情,避免盲目安裝洗滌塔。

              全球第七大航運公司長榮海運方面表示,油價大降,其船隊因運營成本驟減而直接受益。

              據了解,陽明海運目前約有20條船舶計劃加裝洗滌塔,預計下半年陸續交船,但因油價陡降,短期內低硫油對成本威脅不再。

              Alphaliner首席分析師認為:“VLSFO與HSFO的較低價差,意味著船舶運營商需要更長的時間來收回洗滌塔投資成本,并且這還降低了裝有洗滌塔的船舶的租船費溢價?!?

              根據船舶經紀人的數據,目前就油輪而言,裝有洗滌塔的船舶的租金,仍比未裝洗滌塔的船舶要高:

              配備洗滌塔的VLCC日租金為44,500美元

              而未配備洗滌塔的VLCC日租金為38,000美元

              可見,安裝洗滌塔的VLCC的租金溢價當前約每天7,000美元。

              但是,隨著高、低硫油價差的縮小,安裝洗滌塔的船舶的租金優勢將逐漸消失,這會直接打擊船東為船舶安裝洗滌塔的積極性。

              此外,一些國家和地區禁止船舶在其港口使用開環洗滌塔的規定,也成為當前洗滌塔市場面臨的高低硫油價差縮小之外的另一個不利因素。

              這些因素,都讓船東們對洗滌塔訂單的交付顯得不那么急迫了。

              亞洲一位散貨船船東表示,盡管擔心高、低硫之間的價格差縮小可能會延遲這些投資的回報,但一些船東堅持認為,洗滌塔仍然是可行的長期解決方案,仍在推進數百萬美元的洗滌塔投資。

              “坦率地說,價差對我們來說不是最關注的問題,因為這些都是短期性的因素?!?

              一些船東表示,他們將繼續對洗滌塔進行投資,因為洗滌塔是其IMO2020合規性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對沖船用燃料價格高漲風險的一種手段。

              BLUEInsight的負責人AdrianTolson就舉例說:基于1月份時高低硫油的價差,在一艘18,000TEU的集裝箱船上改裝洗滌塔,投資回收期為1.5年,如果按今天的價差來計算,回收期為2.5年。

              一位亞洲船東也表示,“現在說洗滌器投資是否值得還為時尚早,畢竟燃油價格波動太過于偶然性”。

              可以看出,船東是否安裝洗滌塔取決于LSFO和HSFO的價差,那么兩者價差能持續多久?

              至于低硫油和高硫油的價格差問題,除了OPEC減產談判失敗導致燃油價格大崩塌外,還有兩個原因:

              一個原因是:1月1日IMO“限硫令”的實施,使得煉油廠減少高硫油生產,市場上高硫油供應減少,引發了高硫油價格的上揚。

              據悉,在亞洲,韓國的GSCaltex是唯一一家仍在正常生產HSFO的煉油廠;日本的煉油廠已將HSFO削減至其燃料油產量的10%。

              在中東,沙特阿美計劃到2024年停止其煉油廠的燃料油生產,而將重點放在清潔燃料的生產上。

              另一個原因是:盡管1月1日“限硫令”正式實施,但受近期疫情影響,全球航運業對低硫油的需求疲軟,抵消了其價格的瘋狂飆升。

              可以看出,以上因素中,除煉油廠減少高硫油的生產趨勢外,其余兩個因素都是不確定性的,也就是說高、低硫油的價格差仍存在很大不確定性——而這應該是船東們仍然不敢徹底拋棄洗滌塔的重要原因。

              據業界有關報道,到2020年第二季度,中國造船廠的大多數干船塢已全部被預定用于洗滌塔的翻新。要安裝洗滌塔,船只需要進入干船塢以重建船底。干船塢完成后,平均需要60天才能完成改造工作。

              不管怎么說,當前高、低硫油價差的大幅縮小,確實在一定程度上冷卻了船東們向船廠追要洗滌塔訂單的急迫性,緩解了中日韓船廠當前面臨的巨大訂單交付壓力。

              OPEC不光救了船公司,還救了船廠?

              同桌脱了内裤张开腿视频,性欧美长视频免费观看,超清偷拍ktv厕所magnet,免费岛国av片在线播放网站